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张茜 一个美丽的女人还可以这样伟大

  6月11日,适逢陈毅元帅夫人张茜诞辰90周年。尽管她已经于1974年、年仅52岁时离世,但今天,数十位新四军老战士、外交部的老干部、社会名流以及张茜的子女亲属,仍然满怀深情地聚集在中国对外友协,缅怀、纪念这位笑容清丽纯净、气质端庄优雅的女性。

  她是元帅夫人,更是新四军女兵

  与会嘉宾领到了一本厚厚的《三个新四军女兵的多彩人生》,书是由陈毅、张茜的二子陈丹淮和叶飞、王于畊的三女叶葳葳合写的,这三位新四军女兵,就是张茜、王于畊和她们情同姐妹的战友凌奔。叶葳葳说:“一个人一生总有自己特别崇敬的人,张茜阿姨就是我最崇拜、热爱的人。”

  北京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邓子恢之子邓淮生说:“张茜阿姨是开国元帅的夫人,更首先是新四军的女兵。”张茜不到16岁就瞒着母亲离开武汉,加入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在皖南,她唱歌、演剧、搞街头宣传,风餐露宿,从温柔如水的女孩儿成长为坚强的女战士、女神枪手。她还是战争时代的母亲。1943年6月,陈毅奉命离开皖南去延安,只有21岁的张茜独自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留在军中。敌寇“清乡”时,她和孩子撤到偏远乡村,常常带着听诊器帮老乡看病、打针,并把自己孩子用的药品奉献出来。后来敌人撤退,我军派人去接他们母子,老百姓才知道,原来她是“军长夫人”!

  她是外长夫人,也是新中国第一批民间外交家

  1954年,陈毅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需要张茜以夫人的名义参与一些外交工作。当时张茜已经翻译出版了两部俄文长篇小说,还抛下丈夫、孩子,独自在俄文专科学校刻苦学习。后经邓颖超做工作,她才不无惆怅又义无反顾地放弃了自己的志向,转而从事外交工作,并焕发出惊人的风采。

  原文化部部长、原外交部副部长黄镇的夫人朱霖介绍,新中国外交工作刚开展起来的时候,让我们当“夫人”,必须烫发、搽粉、穿旗袍,我们很多人不适应,有的甚至想离婚回部队去。但张茜没有闹,而是把这个任务接受下来。张茜文化高,很有才能,总是很容易、很愿意、很善于接触外国人。她是我很敬佩的大姐。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冯佐库说,张茜作为中国—柬埔寨友好协会第一任副会长,多次随国家领导人访问柬埔寨以及苏联、印尼、越南、尼泊尔等十几个国家,不愧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代民间外交家。

  张茜的美丽与睿智令中外人士倾倒。94岁的马海德夫人苏菲至今清晰地记得1962年夏天第一次见到张茜的情景,“那是在陈老总为我们全家去美国探望马海德父亲而举行的送行晚宴上。她圆圆的脸白白净净的,眼睛大大的,头发黑黑的,非常优雅,不轻易说话,总是笑眯眯的”。

  她叫张茜,也叫“耿星”,这颗星永远闪耀

  1972年1月6日,陈毅元帅因病逝世,仅仅70天后,张茜也被确诊为肺癌。在最后的日子里,她争分夺秒地抢时间,呕心沥血地整理陈毅的诗词和文稿。当出版《陈毅诗词选集》的愿望没有达成时,她做出了更为睿智的决定:让这些诗在民间流传。邓淮生说:“我们曾在月夜里打着手电抄录陈老总的诗句。在‘四五’运动时,许多人吟诵着这些诗句,反抗邪恶。多少年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些诗句都是张茜阿姨用她的生命保存下来并让她的儿女散发给他们的朋友们的。”

  陈毅、张茜的长子陈昊苏说:“妈妈翻译出版俄文小说时,采用了‘耿星’的笔名。也许,她的光芒划过天空,转瞬即逝,但是,这颗星,将永远闪耀在后人心中。”

  

  “贵爷”的加法:大学式管理,学生走班选课,几乎每个学生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独特课表;校务会上经常出现学生的身影;导师制,老师对学生的责任更多了。

  “贵爷”的减法:老师的讲桌、讲台没了;老师的传统办公室没了;多年的行政班没了;传统的运动会没了……

  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被学生们称为“贵爷”。如贵爷所愿,学生“接管”了校园,大部分时候校长的权力被“架空”了。连美国大使、法国大使到校访问也一律由学生出面,从接待、翻译、主持到回访都是学生自行组织,“甩手掌柜”“贵爷”能做的只是坐在台下不时鼓几下掌。

  2012年3月14日,贵爷向北京市知名学校的校长以及国外教育专家介绍该校课程改革的经验,美国密西根州牛津学区教育局局长比尔听得惊奇:“你现在进行的改革,连美国很多学校都不敢,你怎么敢!?”

  李希贵的民主化尝试,促进了学生全面而富有个性的发展。十一学校的升学率和高分学生人数稳居北京市前列。2011年高中毕业生中有50名学生被世界一流大学录取。

  投票说了算

  退休的媒体人李建平见过太多的毕业典礼,更多时候看到的是长期压抑后的释放。在视频中看到刚刚高考完的学生把书本和试卷从教学楼上往下扔,漫天纸张像飘起大雪,她当时眼泪就掉了下来。“我不得不想这么一个问题——每个早晨,全中国有1200万的中小学老师走进教室,有2亿的学生坐在那里等待上课,他们当中有几个内心是快乐的?”

  而十一学校高三毕业典礼给她的感觉却是温暖而幸福——台上校长李希贵给600多名高三毕业生逐个发证书,台下任课老师排成两行,夹道跟学生们握手拥抱。老师、学生和家长都在哭。她发现十一学校的学生之所以热爱自己的学校,是因为他们有充分的发言权,很多事情说了可以算数。

  十一学校5间食堂由3个公司承包,每年需要接受一次全体学生投票,末位公司将被淘汰。2010年,每间教室都配备了电脑。科学实验班的王笃年老师担心学生随意上网玩游戏,提议自习时不能使用电脑。全班同学讨论后投票表决,最终30个学生里只有2票赞成,王笃年表示尊重投票结果。

  早在1995年,正是学校学习企业“厂长负责制”,“校长负责制”被喊得最响亮的时候,在山东高密一中担任校长的李希贵却反其道而行之,让教师代表大会决定工资方案,甚至拥有罢免校长的权力。“我们最终追求的是民主社会、民主生活。如果我们过程不民主,培养的孩子就不民主。如果这些孩子不民主,未来的社会就称不上民主社会。”

  在每天例行的校长与学生共进午餐中,一名男同学抱怨学校每天规定的睡觉时间太早,另一名女生认为时间太晚。于是李希贵就让两名学生先做调查研究,拿出解决方案。学生在4个月的问卷调查、深度访谈之后,拿出一份建议书,提议分层睡觉,×点之前睡的住在一个楼层,×点睡的住另一个楼层;每学期还有几次调整机会。这项建议随即付诸实施。

  社会需要不一样的孩子

  李希贵说话带些山东口音,语速迟缓,不时地微笑。与其他教育制度改革者相比,他做事更加务实、耐心。

  1999年,在山东高密县教委主任任上,李希贵试图取消校长行政级别。但当时存在人事制度上的障碍,李希贵在脱不掉“黄马褂”的情况下,给校长戴上了“新帽子”,实行职级制,校长们的工资开始差异化。

  时隔5年之后,李希贵升任市教委主任,终于完成了“取消行政级别”的改革。处理方式依然漂亮,以前校长的级别不取消,只是把门关上,新任的校长从此不再是一级官员。“在一场变革里面我们的原则是鼓励先进,允许落后。当我们允许落后的时候这种抱怨就不会爆发,就不会变成一种力量。所以变革尽量要从前面带着走,而不要从后面推着,这是一个重要原则。”观察李希贵的改革路径,这一原则总能被巧妙贯彻。

  2006年,李希贵被任命为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检测中心主任,仅过一年就辞官不做,进入北京十一学校,开始新的改革试验。“很多人认为我太过理想化。行政班主体的班级授课制进入中国一百多年,从工业化时代到信息化时代都没有变化,已经远远脱离社会发展的社会形态。它只能把不一样的学生变一样了,而社会需要的是不一样的孩子。”

  安装属于学生自己的发动机

  为了降低改革风险,李希贵花了两年时间研究行动纲要,“我们排查了所有的风险,一一进行管理。”

  十一学校数学由易到难分为1至5等,学生根据自己的水平和需要自行选择。数学1适合今后大学里读文科专业的学生选修,最难的数学5则涉及大学微积分的知识,是为以后攻读数学系的学生开设的。

  教室逐渐功能化,有专门的生物教室、语文教室和化学教室,13个行政班的学生想上哪个课就去哪个教室,传统行政概念上的班级已经十分模糊,老师们的办公桌也设置在功能教室里。学生走班上课、分散自习之后,班主任找不到自己的学生了,管理难度加大。于是导师制改革也顺势推出了。学生可以选择自己的导师,建立起更紧密的对应关系。

  英语老师侯敏华说:“现在每个孩子做的都不一样,沟通的工作量猛然增加了。”他在和校外人士的交流会上一边拿李希贵校长开涮一边倒苦水:“拜我们校长所赐,现在是我二十多年教育生涯当中最艰苦的一段时间,甚至是比我刚上班的时候还要艰苦。”

  以高一(三)班的曲铮同学周二的课表为例:7点30到8点,在行政班上早读,复习语文。8点到11点30在英语功能教室上自习,背诵托福单词,读英文原版书。1点30到2点读课外书,保证每天的阅读量。2点到4点10分,一天最困的时候被他自己安排为学习最感兴趣的化学。而他的同桌由于希望到美国上大学,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提升英语方面的能力。

  “中西方教育最大的不同是西方的孩子内心基本上都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发动机。”李希贵课程改革的目标就是给学生们装上自己的发动机,自行管理,自行驱动:“高考只是门槛,更关键的是明确未来的职业目标和方向。”

  秦建云老师的每一届高三毕业生,都会结合自己3年学习的经验得失,集体编写一本物理教材,留给学弟学妹们使用。

  李希贵说:“我希望学生学会对自己和对别人的责任。马丁·路德·金、曼德拉为什么伟大?是因为责任。中西的教育思想是一致的。”

  (摘自《南方周末》2012年6月7日)

  

  2012年5月22日,甘肃省卫生厅宣布,在真气运行骨干培训班上,47名医务人员中有41人打通任督二脉。厅长刘维忠因此引起激烈争议。面对质疑,刘维忠不为所动:“如果牺牲了我的政治前途能换来甘肃中医的发展和患者受益,我愿意。”

  扛起中医这面大旗

  刘维忠曾在兰州大学医学院学西医。大学期间,刘维忠就对中医青睐有加,他拜甘肃知名中医刘东汉为师,5年寒暑假都跟着刘东汉抄方子、学习。

  2008年3月,一直在团委、计生系统工作的刘维忠成为甘肃省卫生厅厅长。他制定了一套全新的医改思路:“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群众健康,走中医特色的甘肃医改之路。”跟刘私交甚笃的一位老中医说,刘的思路主要基于甘肃贫穷的现实——甘肃全省人口占全国2%,国民生产总值只占全国的1%。“走简便廉验的中医这条路,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为把费用降下来,刘维忠首先拿过度医疗开刀。一个被命名为“四大排队”的制度在甘肃乡以上医院推行——对医师用药量、抗生素使用量等四大内容进行考核,抗生素使用排名前10名的,发现有不合理用药的,将会受到处罚。2009年以来,甘肃处理不合理用药的医务人员1057人。

  卫生厅要求,抗生素尽量用中药代替,中药消耗量和中医治疗人次与科室奖金挂钩。

  中医全面渗透西医,西医不干了。好多医院领导问刘维忠,你搞这个有什么依据?“当时我压力非常大,头发都白了”。苦闷之际,刘维忠找一个老市委书记聊天。“他问我,你认为这个事是对的,还是错的?我说,对是肯定对的,把握也是有的。他说,那你就坚持住,这一次你要失败了,下一次推广那些措施就推不动了。”

  “祖传秘方”和“师带徒”

  2011年6月开通微博,刘维忠每隔几天就会贴一两个中药方子:“神经衰弱,吃点猪蹄”,“芹菜水降血压”……与此同时,一场“杏林寻宝”大赛也拉开帷幕,一些尘封已久的祖传秘方偏方被挖掘出来。

  2011年,甘肃省一位画家突发脑溢血,昏迷不醒,省领导要求全力抢救。刘请老中医开了安宫牛黄汤,又要求医院给患者通过胃管灌了猪蹄汤,很快解除了病危。

  2010年8月一个夜晚,老中医刘东汉的电话铃响了。“刘老师,赶紧给我弄几个方子,我这边很多人患了皮肤病。”刘维忠急吼吼地说,他在舟曲泥石流现场。刘东汉开方子:两味药,黄柏和苍术。刘维忠事后表示,一些病人抹了4天后,皮肤病就没了。

  舟曲一17岁小女孩的脚在泥石流中压了十几小时,肉全烂掉了。西医专家决定截肢,老中医主张保脚,开了内服外用的中药,刘维忠要求吃猪蹄子,喝黄芪水。24小时后脚上的干肉开始渗血了。

  甘肃乃至全国的一些著名中医,陆续被刘招至麾下。“甘肃省级名中医”评选,至今已举办三届。

  2010年,一场“师带徒”计划,在甘肃五级公立卫生机构展开——1000名中医,每人带1到3名继承人,3年共带出3000名学徒。到“十二五”末期,甘肃中医队伍将从1.7万人扩大到4万人以上。

  2011年7月,甘肃卫生厅规定,1000名中医必须在两大门户网站开博,由3个徒弟维护,每人每年咨询不少于100人次。

  “刘维忠太冤了”

  刘维忠的很多灵感都源于毛泽东,包括毛泽东主导的两场运动——“城市医生下乡”和“西医学中医”:“毛主席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中西医结合倡导者。”

  2008年,甘肃省人事厅下发通知,要求西医考高级职称时必须考中医内容,占20%分值,此外,还必须下乡锻炼一年。

  2009年,西医脱产学习中医班在一些中医学院开课,学费全免,工资不变。刘设想7年内培养近6000名中西医结合医师。陈俊(化名)是第一届3年全脱产的48名学员之一。之前不认可中医的陈俊改变了看法:“有些病,西医已到头了,中西医结合的路子好一点,尤其是慢性病。”他告诉记者,甘肃中医的报销比例比西医高10%。

  2011年7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甘肃为全国唯一一个省部共建的中药示范省。政策激励下,主张“非药治疗”的真气运行法,成为甘肃中医药的新亮点。刘维忠设想,3年内让全省所有医生学会真气运行法,并免费向患者传授。

  许多西医医师反感的,并不是真气运行本身。“一个厅长,不能因为个人喜好,浪费那么多公共资源来做这件事,这是一种变相的寻租。”一位西医说。中医医师们大多觉得“刘维忠太冤了”。一位中医说:“刘天天跑基层,让老百姓少花钱能看病,有什么错?”老中医刘东汉说,自上世纪90年代起,医院科室开始搞承包,中医不挣钱,所有科室都在搞西医。“中医要想发展,只能靠行政强推。”

  一种强烈的担心也在甘肃中医圈内弥漫开来。“中国干什么事都是行政主导一切。假如老刘退休了,中医药怎么办?遇到热衷的人还可以,如果新领导不喜欢,就完了。”

  (摘自《南方周末》2012年6月7日)

  

  童年,跟父母下放到广西。有一天,我的两条胳膊忽然不听使唤,像面条一样耷拉着。五七干校的“赤脚医生”给扎了两针,好了。后来父亲也买了一套针,每天在自己身上练习。我因此知道很多穴位,在养生热潮中又了解了经络系统。

  人到中年,对中西医学有了一点领悟:西医偏向于化学和物理手段,用精确的数字说话。比如青年时期荷尔蒙分泌多,易产生恋爱冲动,当雌激素减少,女性就进入更年期;坏了的肌体要毫不留情地切除。中医则将人体视为有机的统一体,如果全身气血运行通畅,不只精神旺健,已经变异的部分也可以恢复正常,疾病难以入体。

  每个人的身体状况都不一样,连衰老进程都有快有慢。简言之,父母的遗传和母亲孕期的营养状况,使个体有先天强弱之分。后天的际遇,也会使脏腑系统此强彼弱,失去平衡。我们听说过古代老翁70得子,也见到20来岁的现代青年面色青白、疲倦淡漠。

  热情乐观的性格,往往出自充足的先天之气。创出惊天动地成就的人,往往拥有极为强悍的体质,性格也自信强硬;身体弱的人性格偏于柔弱,难有大志向。而癌症,通常和精神上的某种悒郁有关。我的这种理解,估计会被某些人视为怪力乱神,在现实中却屡屡能得到佐证。试想:一个体力连维持日常生活工作之需都勉强的人,哪里还有万丈雄心?性格决定命运,而身体又决定了性格。

  在现代生活中,人们远离阳光、体力劳动、洁净空气和新鲜食物,更多的是和室内人造环境、交通废气、不新鲜的食物打交道,加上越来越快的节奏和越来越大的压力,轻则胃口差、精神不易集中、易怒烦躁;重则疲惫无力、失眠、反复感冒、厌倦、冷漠、莫名疼痛。去医院检查所有指标都正常,但中医通过号脉,能清晰发现身体的阴阳、气血、脏腑营卫出现了不平衡状态,通过中药对症调理,可以将身体恢复到你先天许可的最好程度,也阻绝了亚健康状态向器质性病变恶化的道路。

  西医是标准化的,不需要很多个人的经验;中医的培养却非常难,需要兴趣、良师、刻苦的学习和悟性,对脉象辨证分析,对药材配伍有深切了解,十个人学习,未必能出一个优秀的好医生。

  当今社会,很多对中医学一无所知的人,却顽固地否定中医,妄加曲解、怀疑和指责。究其原因,一是我们过去的中西医结合,是中医向西医靠拢,失其根本,真正的中医药传统已如风中烛火;二是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只能依靠口碑寻找好中医。而很多根据仪器检查和化验数据开中成药的庸医,进一步败坏了中医的名声。

  刘维忠通过政策倾斜、强制性学习使用中医药、普遍的师徒传承等尝试,为中医药的生存、发展开辟一块田地。偌大的中国,有这么一块试验田,不多。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友情链接:

bbin 沙巴体育 ag视讯 日博 betway